海洋之神590快速充值-海洋之神微信充值中心-登录海洋之神590快速充值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最新资讯 > 4月央行缩表5000亿,释放了什么信号?

4月央行缩表5000亿,释放了什么信号?

发布时间:2020-05-19 09:39:52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浏览数:41

中国人民银行最新公布的资产负债表显示,截至4月末,央行总资产为36万亿,相比上月收缩5027亿。
分析来看,央行4月缩表主要由于“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”余额收缩。4月该科目收缩5017亿,与央行缩表规模大体相当。具体来看,4月MLF、TMLF规模下降,带动该科目收缩。MLF、TMLF也是央行提供基础货币的工具,二者的收缩也带来了基础货币的下降。
中国央行缩表与扩表并不代表货币政策的松紧。比如今年4月央行对中小银行实施降准并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率,银行加大信贷投放使得货币乘数扩张至6.72创历史新高,最终广义货币M2增速回升。
央行数据显示,4月末,广义货币(M2)同比增长11.1%,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个和2.6个百分点。这一增速创2017年1月以来的新高。
一些分析人士指出,作为稳增长的货币政策工具选项,通常是降准或降息。然而,这并非货币政策的全部,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还可考虑扩表。未来央行资产负债表还可能扩张。
外汇占款小幅下降
外汇占款依然是央行资产端规模占比最大的一项。外汇占款为央行购买外币而投放的人民币,以历史成本计量。
2002年开始,中国贸易顺差不断增加,在强制结售汇的制度背景下,外汇占款规模迅速扩张,至2012年末达23.6万亿,其间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3%。2012年后,外汇管理局宣布不再强制结售汇,并且贸易顺差增速下降,外汇占款扩张速度随之放缓,2014年达到峰值27.3万亿。随后贸易顺差下降,外汇占款规模开始回落。
4月底外汇占款余额为21.19万亿,约占央行资产的六成。4月环比下降164亿元,继续在0附近波动,表明中国跨境资本流动总体平衡。外汇占款是提供基础货币的重要工具,在外汇占款下降后,央行通过MLF、PSL等方式提供基础货币。
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近日发布的《当前全球货币宽松影响与建议报告》建议,要在央行基本退出外汇市场干预、外汇占款不再是货币主要投放渠道的情况下,健全基础货币投放机制,可通过在二级市场购买国债,丰富市场流动性调节工具。
MLF、TMLF余额收缩
随着外汇占款回落,央行开始频繁使用逆回购、MLF、TMLF、PSL、再贷款等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投放基础货币。这些工具计入“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”。顾名思义,该科目表示央行将钱借给银行后,形成对银行的债权。
央行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,4月末央行缩表5000亿,这主要因为“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”收缩。具体来看,4月各项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余额都有下降,但TMLF、MLF降幅较大。
这主要因为二者缩量续作。如4月24日,央行前期操作的一年期TMLF到期,到期规模为2674亿。当日,央行公告称:人民银行根据金融机构需求情况,对当日到期的2674亿元TMLF进行了续作,续作金额为561亿,中标利率为2.95%,相比此前利率下降20BP。这一操作后,TMLF收缩2113亿。
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表示,TMLF操作利率优惠丧失并不意味着货币取向的扭转,可能是货币政策工具的一次整合,TMLF逐步回归MLF的角色,再贷款再贴现成为主要的定向工具。
被市场认为会扩张的PSL也出现收缩。4月末PSL余额为3.54万亿,相比上月小幅下降126亿。
PSL全称为抵押补充贷款,于2014年5月设立,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、薄弱环节和社会事业发展。自2015年10月起,央行将贷款对象扩大至全部三家政策性银行,主要用于支持三家银行发放棚改贷款、重大水利工程贷款、人民币“走出去”项目贷款等。
“国开债收益率与PSL投放量呈现正相关性,意味着发债成本较低时,国开行对PSL依赖度下降。由于债券市场利率持续下降,政策性金融机构通过发行金融债券筹资成本降低,所以对PSL的需求下降。”华泰固收首席分析师张继强表示。
央行持有政府债权可能上升
对政府债权即央行持有的政府发行的有价证券,指央行在二级市场上购买的普通国债和特别国债。
目前对政府债权主要包括央行持有的特别国债。特别国债大部分采取定向发行,央行利用外汇占款在二级市场购入,不影响货币市场流动性。2007年,财政部分别于8月、12月发行6000亿元、7500亿元特别国债为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注资,央行以外汇占款购买,对政府债权规模迅速扩张至1.6万亿元左右,随后基本保持不变。
数据显示,4月末对政府债权余额1.52万亿,相比上月保持不变。今年发行的抗疫特别国债,如果像2007年一样央行借道大行购买,那么该科目将会再度上升。
货币乘数创历史新高
外汇占款和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都是提供基础货币的主要方式,二者的收缩也带来了基础货币的下降。4月末,基础货币余额31.16万亿,相比上月下降6118亿。目前基础货币仍是负债端规模最大的一项,约占负债规模的86%。
在货币调控中,基础货币是央行能够完全控制的部分,但央行仍不能完全控制最终货币供给。因为广义货币M2等于基础货币与货币乘数的乘积,而货币乘数不仅仅取决于央行,还受银行、企业影响。
今年前四月央行多次降准,同时银行将资金投向实体后实现信用扩张,其间货币乘数攀高至6以上,4月货币乘数扩张至6.72,创历史新高。
央行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有关负责人表示,今年以来,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效果十分显著。4月末,M2同比增长11.1%,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个和2.6个百分点,增速上升较多,货币派生能力较强,货币乘数处于6.72的高水平。

冠福控股集团

闽ICP备18013900号 -1
Copyright © 2019 海洋之神590快速充值
Baidu
sogou